阿V今天也不想出门

一入圈基本不退√
cp洁癖中期,平时吃粮,偶尔画画。有很多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故事。
懒癌晚期患者。
以下cp是我能吃的,注意避雷!
凹凸:瑞金/嘉金/安雷安/卡埃
全职:王喻/叶黄/双花/林方/昊翔/孙肖/杰谦杰
家教:骸纲
魔道:薛晓薛
黑塔:耀菊
王者:扁庄(此cp厨以及庄周单人厨)
时之歌:维赛/舜远/送弓组
田中:太田/妹妹组
刀乱:三日鹤/冲田组
ACCA:尼吉
血界战线:札雷/上司组/绝黑
病房:脖我/狼血
一人之下:也青/玉碧
第五:杰佣/欺诈组
And many many many
可逆不可拆√
药粉√



王城脚下青山外
不与归鸿论远愁
留我松枝青常在
行与寒凉盼东风

没头没尾的文段

阅读须知:
1.OOC,一只略软的雷狮和一只有点烂好人的安。
2.前期还成,后期缺力,做好烂尾的心理准备。
3.卡厨慎入,卡出事了。
4.设定是被围殴反杀后的雷被安发现了。
5.虽然文中似乎是单箭头,然而事实上并不。
6.有私设
7.本文剧情发展过快,节奏奇诡,慎!
理智观看,拒绝撕逼,欢迎意见,阅读愉快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_(:з」∠)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迷修看见了雷狮。

他靠在一棵残存的树旁,周遭一片焦黑,衣服脏的像块抹布。他蜷起腿,抬起头望向天空——蓝色的天空。

显然他刚经历过一场恶战,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,这一点从他依然粗重的呼吸中可以看出。

安迷修的睫毛颤了颤,他迟疑了一下,轻轻的拨开了面前层层叠叠的树丛,然后他发现雷狮的身子渐渐地绷了起来——肌肉慢慢收紧,呼吸缓缓放轻,他挪了挪身子以便挡住自己的一只手——这幅模样像极了某种猫科动物蛰伏的样子。

“雷狮。”安迷修说,“是我,雷狮。” 安迷修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安抚人心,至少是能安抚雷狮的力量,雷狮正在蓄力的身子一顿,然后瞬间松弛下来。他将头往安迷修那儿偏了点,于是安迷修看见了他的眼睛。 同往常一样,这双眼睛有着紫水晶般透彻明晰的颜色,可是却与往常不同了。

安迷修不能确切说明到底哪里不同了,可他就是知道,一定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,有什么本不该属于雷狮的东西被强行安在了他身上。安迷修动了动嘴唇,最后只是再喊了一遍:“雷狮。”

雷狮突然笑了。他说:“哟,公正的骑士先生,你不和你亲爱的公主殿下在一起,上这儿来干什么呢?” “我不是来干什么的,”安迷修说,神情是少有的严肃认真,“你怎么了?”

安迷修从来不擅长繁文缛节,他从来都是单刀直入。他湖绿色的眼睛盯着雷狮,清晰的重复了一遍:“雷狮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怎么了?我没怎么——我好得很!”雷狮大声说,脸上的笑容愈发贴近平日里的雷狮。他说:“倒是你怎么了?为什么在那儿傻站着?为什么不来一刀结果了我这个——”他想了想,“社会败类?”

这话使安迷修皱起了眉头,他说:“骑士道不允许我这样做。”

他在骗人,有可能也没骗。他从未将雷狮当作弱小之人或是兄弟骑士,他只是——只是——

把他当成爱人了。

可是雷狮很明显没有想到过这点,因为他被激怒了。小憩的狮子醒来,露出了锋利的爪牙,向着胆敢冒犯之人愤怒地咆哮。雷狮撑着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“安迷修,你想打架吗?”他说,脸上的笑意尽数收敛,一片冷然取而代之。安迷修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狼狈。“雷狮,你冷静,”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让雷狮的眼睛眯起来了一点儿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知道,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,你很强,无论什么时候——你知道的,我不太擅长用脑子。”安迷修稍微有点挫败的低下了头,颈部曲线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。随即他又抬起了头,那对湖绿色的眼睛又直视着雷狮了:“卡米尔怎么了?”

这个问题直白而突兀,生硬且悖于常理,它使的雷狮因安迷修那番话稍显缓和的脸色瞬间冻了回去,好像还更糟了一点。 “你还是滚远点比较好,安迷修。”雷狮说,声音里有某种咬牙切齿的意味,甚至——安迷修希望是自己听错了——还带了点鼻音。安迷修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 雷狮看着他,忽然往旁边一靠,身子一转,背贴着树滑坐到地上。然后安迷修瞥见了雷狮背后的树干上显眼的一抹红。

是血。

安迷修想说雷狮你对自己好一点啊,受伤了就要好好包扎,不然很疼的。他想说雷狮你别这样,卡米尔也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的。他想说雷狮其实我挺喜欢你的。

他最后也只能对着雷狮的背影偷偷念一句几乎听不见的对不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这篇纯粹是一时爽,写完一看这字里行间写满了OOC……
一直认为贵族出身的雷总应该不太习惯讲脏话,所以写了一只贬低自己还得想想用啥词的雷。OOC了真对不起ヘ(;´Д`ヘ)
本来是想写安雷互怼你一句我一句针尖对麦芒“与你无关”“我就要管”这样的剧情的,然后不知为何就歪了……
总之,谢谢观赏,谢谢您对这篇垃圾文字的包容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评论

热度(7)